万安名人

朱衡

朱衡

人物简介

    朱衡(1512-1584),字士南,又字惟平,号镇山,江西万安县人。嘉靖十一年(1532)进士,历知县、刑部主事、福建提学副使、山东布政使、山东巡抚、吏部侍郎,所至皆有成绩。嘉靖四十四年进为南京刑部尚书。同年秋天,改工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,总理河道。朱衡主张开新河,身体力行,亲督河工。隆庆朝,朱衡先后任工部尚书。多次奏减江南织造,裁抑浮费。万历二年(1574)五月二十日,致仕。万历十二年卒,年七十三。有《道南源委录》等。

朱衡,字少平,番禺人。贡生。礼今覞,山名古行,字敦庵.。活跃于明末清初,《三编清代稿钞本》收录有其诗作,其中有"岭云依旧飞檐栋,珠海何年洗甲兵"之句。

明史记载

    朱衡,字士南,万安人。嘉靖十一年进士。历知尤溪、婺源,有治声。迁刑部主事,历郎中。出为福建提学副使,累官山东布政使。三十九年,进右副都御史巡抚其地。奏言:"比辽左告饥,暂弛登、莱商禁,转粟济之。猾商遂窃载他货,往来贩易,并开青州以西路。海岛亡命,阴相构结,禁之便。"从之。召为工部右侍郎。

    四十四年,进南京刑部尚书。其秋,河决沛县飞云桥,东注昭阳湖,运道淤塞百余里。改衡工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,总理河漕。衡驰至决口,旧渠已成陆。而故都御史盛应期所开新河,自南阳以南东至夏村,又东南至留城,故址尚在。其地高,河决至昭阳湖止,不能复东,可以通运,乃定议开新河,筑堤吕孟湖以防溃决。河道都御史潘季驯以为浚旧渠便,议与衡不合。衡持益坚,引鲇鱼、薛沙诸水入新渠,筑马家桥堤以遏飞云桥决口,身自督工。劾罢曹濮副使柴涞,重绳吏卒不用命者,浮议遂起。明年,给事中郑钦劾衡虐民幸功,诏遣给事中何起鸣往勘,工垂竣矣。及秋,河决马家桥,议者纷然谓功不可成。起鸣初主衡议,亦变其说,与给事中王元春、御史黄襄交章请罢衡。会新河已成,乃止。河长一百九十四里。漕艘由境山入,通行至南阳。未几,季驯以忧去,诏衡兼理其事。

    隆庆元年,加太子少保。山水骤溢,决新河,坏漕艘数百。给事中吴时来言:"新河受东、兖以南费、峄、邹、滕之水。以一堤捍群流,岂能不溃?宜分之以杀其势。"衡乃开支河四,泄其水入赤山湖。明年秋,召还部。又明年,衡上疏曰:"先臣宋礼浚治旧渠,测量水平,计济宁平地与徐州境山巅相准,北高南下,悬流三十丈。故鲁桥闸以南稍启立涸,舟行半月始达。东、兖之民增闸挑浅,苦力役者百六十年。属者改凿新渠,远避黄流,舍卑就高,地形平衍,诸闸不烦起闭,舟行日可百余里,夫役漫无事事。近河道都御史翁大立奏请裁革,宜可听。"于是汰闸官五,夫役六千余,以其僦直为修渠费。四年秋,河决睢宁,起季驯总理。明年冬,阅视河道给事中雒遵劾罢季驯,言廷臣可使,无出衡右者。六年正月,诏兼左副都御史,经理河道。

    穆宗崩,大学士高拱以山陵工请召衡。会邳州工亦竣,衡遂还朝。衡先后在部,禁止工作,裁抑浮费,所节省甚众。穆宗时,内府监局加征工料,滥用不訾,衡随时执奏。未几,诏南京织造太监李佑趋办袍缎千八百余匹,衡因言官孙枝、姚继可、严用和、骆问礼先后谏,再疏请,从之。帝切责太监崔敏,传令南京加造缎十余万匹。衡议停新造,但责岁额,得减新造三之二。命造鳌山灯,计费三万余两,又命建光泰殿、瑞祥阁于长信门,衡皆奏止之。及神宗即位,首命停织造,而内臣不即奉诏,且请增织染所颜料。衡奏争,皆得请。皇太后传谕发帑金修涿州碧霞元君庙。衡复争,报闻。

    衡性强直,遇事不挠,不为张居正所喜。万历二年,给事中林景旸劾衡刚忄复。衡再疏乞休。诏加太子太保,驰驿归。其年夏,大雨坏昭陵迍恩殿,追论督工罪,夺宫保。卒年七十三。子维京,自有传。

延伸介绍

    朱衡(1512—1584)明江西万安人,明嘉靖十一年(1532)进士,历任龙溪、婺源县令,刑部主事,福建提学副使,山东布政使,右副都御使,刑部尚书和工部尚书等职。明嘉靖四十四年(1565)秋,黄河洪水泛滥,微山湖水位猛涨,江苏沛县飞云桥河堤决口,洪水注入昭阳湖,数百里河道淤塞,南北漕运断绝,粮食难以转运,沿途百姓苦不堪言。时任南京刑部尚书的朱衡,改任工部尚书兼副都御史,专门负责治理河槽工程。朱衡上任后,亲临抗洪一线,动员民众抗洪救灾。在抗洪一线,他深入险段了解实情,见大部分河道淤塞已成陆地,毅然决定从南阳至境山开辟一条新河道。这项工程长达200里,工程量很大,需要大批人力、物资和经费,当场就遭到一些人的极力反对,扬言:“开辟新河道,难以建成。”朱衡反驳他们说:“过去的南北大运河不是人们所为么?难道是天生的?我们的工程建成后,遇洪能防洪,遇旱能引灌,还可恢复漕运,难道不是功在当代、利在千秋的好事吗?”朱衡的一番话,民众一致称好,积极响应朱衡的号召,参与治水工程建设。经过民工日夜奋战,工程进展顺利,主体工程即将完工。明嘉靖四十五年(1566)秋,谁知江苏、山东、河南又发大水,黄河洪水再次暴涨,黄河马家桥一带圩堤又多次决口,洪水直冲工地,部分疏通的旧河道又被淤塞,新开的河道又被冲损。有些官员断言工程难以建成,之后,朱衡还受到一些监管官员的讽刺打击,并向朝廷告发,要求停工,罢免朱衡官职。在灾情面前,朱衡一方面鼓励开导大家不要丧失信心,并与在坊民众鼓励说:“只要有大禹治水的决心,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,也没有疏不通的河道……”一方面到工地巡查,找出圩堤决口原因,提出了“多建船闸、多开支河、多开渠道、多处分洪”的要求,强调注重施工质量。不久,朱衡对一些玩忽职守、不重视工程质量、不关心民工生活的基层官员一律撤换,任命了一批年富力强、敢于吃苦肯干、有责任心的监管人员,迅速掀起了水利施工新热潮。隆庆元年(1567)穆宗皇帝登位后,对朱衡治水不仅非常赞赏,而且还为治水增拨了经费,民工施工大干快上的热情空前高涨。经过两年日夜奋战,终于将数千里的旧河疏浚,南阳至境山97公里新河道修通,治水工程大功告成。各种流言蜚语也不攻自破。面对现实,朱衡并不以此为满足,他认为:“治水,没有一支管理队伍不行,没有经费也不行。”于是,他对监管人员进行考察,撤换了一批监管人员,裁汰了5名闸官,精减夫役6000人,用节省下来的经费用于长期维修河道,堤堰和船闸费用,减少了国库开支,减轻了百姓负担。朱衡不畏权势和艰险、致力治水的精神和体恤民众、忧国忧民、艰苦奋斗的作风深受人们赞誉。

    有《道南源委录》、《朱镇山先生集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