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安名人

文章

  文章,1901年出生于万安县罗塘乡浇田村。曾就读于饶州(波阳)工业学校,1922年毕业后在县立高小教书,开始投身革命。1925年5月,曾天宇、张世熙、文章等革命青年,筹集银洋800余元。在万安县城创办“聚华书店”,文章任经理。从此,他利用书店这个阵地,积极宣传党的主张,秘密开展党的活动。书店表面上出售文化科学书刊和小学课本,暗中推销《红灯》、《新青年》等进步书刊。店内还设有地下印刷处。印刷党的文件、标语和传单等宣传品。后来,党的一些秘密-也在这里进行,成为党的联络点。同时,书店还秘密介绍了周颂(后叛变)等人到广州黄埔军校和农-动讲习所学习,为万安培养了一批革命人才。由于他工作成绩显著,不久便加入党的组织。

  1926年8月,“聚华书店”频繁的革命活动,引起了敌人的注意。县城-分子肖定龄向反动当局密告“聚华书店”是共产党的活动基地,于是书店立即遭到敌人查封,文章也被捕入狱。文章入狱后,机智地与敌人周旋,称兄道弟,并请他们上馆子喝酒,乘敌人不备之机,才逃出虎口。可是敌人还是不罢休,当天晚上又跑到文章家里把他父亲文达凡抓到县城,痛打一顿。可怜六旬老人,受尽皮肉之苦。

  1927年1月,万安工农运动如火如荼,蓬勃发展。为了有效地同军阀政府作斗争,需要加强工农武装力量。可是,当时全县工农群众手里只有三十六支长枪、八支短枪,武装力量薄弱。所以,党组织研究决定,派文章去赣州,秘密活动靖卫团的连长周颂,争取把他全连人马(有枪一百多支)都拉过来,投入革命。因为文章与周颂不仅是同村人,而且是周颂的老师,文章在聚华书店任经理时,介绍了周颂去黄埔军校学习,一切费用都是文章供给,称得上是周颂的恩人,所以,派文章去做周颂的工作最为有利。

  文章愉快地接受了党交给的任务,乔装打扮,改名换姓,步行去赣州。不料走到下造时,被靖卫团团长许朗吾发现,把他抓起来五花大绑送到赣州衙门。这时文章火速写信给周颂,向他求情,请他出来保释。可是周颂无情无义,一字不答。万安党组织得到文章被捕的消息后,立即同文章父亲商量,紧急筹集1500元银洋,并请了一把轿子,把周颂的父亲周平皇抬到赣州去说情。周颂暗中得了500元银洋才假惺惺出来做担保人。经多方求情,共花了1500银洋,才把文章的身子赎出来。

  文章出狱后,敌团长把他留在靖卫团当差,作为考验。这时,文章并没有忘记党组织交给的重要任务,时刻考虑如何把敌人的武装搞到手。为了取得敌人的信任,以便打入敌军内部,他在靖卫团假装积极,工作努力,终于博得敌团长的好感。于是敌团长决定让文章跟周颂到遂万泰一带“清党”。

  1927年3月,周颂带领“清党军”到达遂川县城。经过一段时间的“清党”,遂川除陈正人同志外,肖万燮、王遂人等十多名革命骨干都被抓入监狱。这时,文章在敌军内部也加紧活动,暗中争取了一个排的力量,准备选择适当时机,里应外合,消灭“清党军”。

  遂川“清党”即将结束,周颂就决定“清党军”于4月17日转移到万安罗塘去。文章得到这个消息,立即写信,准备火速带到曾天宇手里。信中把“清党军”有105条枪,有三分之一的力量是我们的人等情况都写清楚了,要曾天宇作好准备,等“清党军”到罗塘后把这批武器全部夺过来。

  不料文章的信被周颂发觉,并报告了赣州靖卫团团长。他的上司立即命令把文章逮捕,重加脚镣手铐,限于第二天解往赣州。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文章当晚写了一封信,叫人星夜送到曾天宇手里。曾天宇毫不迟疑,立即派罗存定、梁希全等七位机智勇敢的同志,携带短枪,深夜赶到下造路边等待,准备拦截敌人,救出文章。可是,当他们赶到那里一打听,得知敌人押着文章已过去两个钟头了。无奈,七个人只好赶回罗塘向曾天宇汇报。之后,万安党组织想尽了一切办法进行营救,但终未奏效。从此,文章一直在赣州狱中坚持与敌人作斗争。1927年6月,中共万安县委正式成立,文章仍被选为县委委员,并任宣传部长。

  同年6月25日,驻赣州匪军再次派出周颂一连人到万安进行“清党”。对罪恶的周颂,万安人民早已切齿痛恨。所以当他回到罗塘的当天晚上,就被当地农军处决了,得到应有的下场。

  1928年1月9日,万安工农革命军和广大革命群众4万余人,组成4路纵队,第四次攻打并胜利占领万安县城,正式成立了江西省第一个县苏维埃政府。这一震惊中外的消息,对赣州的敌人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,对文章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。他在狱中欣喜若狂,把这一消息迅速转告难友。但在欣喜之余,他也意识到敌人可能要发疯了,要向自己下毒手了。于是他写了一封信回家,请父亲保重身体,嘱咐两个弟弟要继承自己的革命遗志,为他报仇雪恨。

  1928年1月19日,万安县苏维埃政府刚刚成立不久,疯狂的敌人果然向文章下了毒手,把他杀害在赣州市八角井,年仅27岁。噩耗传来,万安人民悲愤已极。在他牺牲的第三天,党和革命群众对周颂的罪恶家人给予了应有的惩罚,为文章同志报了仇。文章同志在九泉之下有知,可以安息了!